《霧裏稍息》茶席設計—嚴子欣

天色灰白,城市被白霧掛上一層薄紗。空氣中充滿濕氣,讓人透不過氣來。

你坐在窗邊,轉頭看到假日被逼著加班的室友,不期然想起你倆早上的對話。這些年,大家都被困住了。被困在口罩之下,被困在這個家底下,被困在這不尋常的「新常態」下。計劃趕不上變化,滿腔熱血計劃一切,卻總是被許多無可奈可所閣置。

室友默默地坐到你的身邊,凝望著窗外那漸漸被濃霧掩沒的城市景緻。

白霧似是要密不透風包圍著我們,隔絕我們和外面繁囂的世界,強硬地叫我們停止那些沒完沒了的煩燥和擔憂。迫使你趁著霧放慢腳步,即使在霧裡迷失,亦不需趕忙,暫且把煩惱抹去,整理思緒,自然能轉念找到出路。

你閉上眼深呼吸,悠長地吐了一口氣。心中愁緒緩緩被排走,感覺變得通透。

伸手把音樂打開,讓細雨聲和柔和的鋼琴聲沖刷走空間中的鬱悶。又將雜物清空,在窗前畫出個安寧、只屬於你和室友的茶席空間。窗邊掛著垂直的白紗,畫面似是窗外霧海的延伸。

室友和你席地而坐在窗邊的矮桌前。幾幅白紗輕躺在矮桌上,堆疊成片片霧海意象。白紗鋪墊下隱約可見兩句你的手寫字:「稍停於霧 細聽當下」,細說著這次茶席的主題。

桌上的器物外型潔白簡約,然而靜下心來,細看之下卻會隨處可見白霧的影子。潔白的主泡台上雕刻著被白霧覆蓋的湖光山色,旁邊放著石頭造型的花器,花器上養著這春霧季節常見的小草。而磨砂材質的茶罐則若隱若現地透露著待會沖泡的茶品。

你緩緩說道:「白霧茫茫,如履薄冰。不如放慢腳步,清空思緒,享受當下,靜待時機,等風來。」,引領室友進入場景。

你往蓋碗注入開水,然後將水倒入你和室友的茶杯,讓器具被充分溫熱。然後緩緩把茶罐中的茶品 — 徑山茶倒出。

宋代禪僧以茶坐禪,更設徑山茶宴論道番道。徑山茶傳承著寺廟裡平靜和理性的文化氛圍,願茶湯能撫平眾人燥動的思緒,有所體會。
徑山茶的茶乾細嫩顯毫,色澤翠綠。茶葉輕躺在仿如被白霧覆蓋的磨砂茶則上,稍稍靠近便會發現茶葉淡淡的甜果香。然而遇水以後,果香驟然消失,悠悠的青草香氣撲鼻而來。而隨著注水結束,舞動的葉子亦隨即安靜下來。注視著蓋碗中的嫩葉,看著它們輕靠著彼此,細長的葉子因吸收水份而慢慢舒展開來,讓你們長期緊皺的眉頭亦不期然地放鬆起來。

茶湯入口,甜度滿滿,河鮮的滋味在口腔肆意游走,茶質飽滿順滑,奶香綿綿悠長。第二泡,換成濃濃的綠豆香作為主調,茶湯吞入喉中,回甘生津,飄散著悠揚的蘭花香。第三泡,豆香和茶韻變得更為強烈。叉上一小口白霧造型的棉花糖,讓糖中獨有的蔗糖香與茶中綠豆香作伴,為茶席畫上一個甜蜜美滿的句號。

驟眼間,煩躁的思緒歸於平靜,心中不期然洋溢著淡淡愉悅。轉眼再次看到桌上的手寫字。現在細看之下,卻意外發現,在那些不經意的筆劃中竟藏了不少風的影子。書為心畫,原來風早已吹了起來,穿梭於這個茶席之間,穿梭於彼此的心緒之間,逐少逐少將各人心中的濃霧吹散。

窗外依舊雲霧彌漫,惱人的現實也沒有在這幾泡茶之間改變。然而盼有一天,茶桌上的白紙鶴能實現我們的祝願,讓風吹起來把世界的白霧退去,而我們也能乘著風,以輕快的腳步朝目標走去。

—完—

瑜茶舍開辦初級及中級茶藝師課程,讓有興趣習茶的愛茶之人,學習相關茶文化和知識,以沏茶修身、修心、修靈。藉由茶,與身體五感同頻共振,邁向探尋自我之途。